两年历练已小有名气 青岛歌手孙宸宇讲述追梦故事

2017-09-16 08:44   来源: 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站在嘻哈舞台上的孙宸宇表现自信。(孙宸宇供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李晓哲 实习生 齐尧 石琰

  “你有freestyle吗?”这句流行语最近颇火,而这背后是嘻哈文化随着一档网络综艺节目《中国有嘻哈》而火爆起来。20岁的岛城青年孙宸宇艺名“Buzzy”,两年前开始接触嘻哈并一发不可收拾,一天练习十三四个小时,后来进入厂牌在圈内小有名气。“打个比方,你只会和你真爱的女孩谈很长时间的恋爱,那我就要和嘻哈谈一辈子的恋爱。”说这句话时,这个20岁男孩的眼睛里闪着光。

  矛盾又活出自我的嘻哈人

  13日下午,记者赶到约定的地方与孙宸宇见面。地点是孙宸宇定的,在海云广场——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嘻哈歌手会选的地方,据他说这是他“最经常待的地方”。“我基本上每天晚上都会来这转悠两圈,找找灵感,还可以练练freestyle。”孙宸宇的一席话,让人对这位玩转潮流文化的青年人更添好奇。

  穿着宽松的衣服、包着名牌头巾或运动帽、球鞋、挂着耳机和一堆亮闪闪的金属饰物……人们印象里嘻哈歌手的形象跟眼前的孙宸宇有像的地方、又有些不像。人们印象中嘻哈歌手都是叛逆不羁的,但是只有20岁的孙宸宇却会很绅士地给记者开门,整个采访过程也相谈甚欢、十分顺畅。或温和、或霸气,他性格中两面的个性相互交融在一起。

  孙宸宇走在路上总是一副浑不吝的样子,总能引起人们的注意,而即使面对路人的侧目,孙宸宇还是很坦然,表现自己真实的一面。孙宸宇说就像嘻哈在最初吸引到自己的理由一样,表演者在舞台上有炫酷的肢体动作和超强的感染力,能牵引台下观众的情绪。

  在舞台上唯我独尊的他,但其实生活中非常宅。在见面之前,记者问孙宸宇平常在哪里录音,他说在家里,之所以没有约在家里采访,是因为“我家里的外卖盒子摞得那么高了”,他边笑边用手比划着说道。

  每天练习超过十二个小时

  “我是2015年底开始听嘻哈的,乍听就觉得很酷。”孙宸宇说,大学学表演的他平时会上一些与播音相关的课程,当时觉得自己也可以,就开始尝试。“那个时候有一个叫‘说唱家’的App,里面有现成的伴奏,我就跟着那些伴奏写词,再录进去。录了几首觉得还行,就开始做了。”孙宸宇就这样开始接触嘻哈,但现在觉得自己当初录的歌质量并不是太好,只是凭借少年人的无知者无畏一头扎进了嘻哈的世界。

  “我最开始一天要练十三四个小时的歌,基本上除了睡觉吃饭,其余的时间都放在练歌上了。”勤能补拙,这是他给自己下的定义,尽管现在也还是新人,但是比起入门时走的弯路还是好了很多。孙宸宇在网上也会和大家分享提高水平的方法,自己遇到瓶颈也会上网搜索资料,然后摸索实践。 

  微博粉丝数是检验一个人影响力最直接的地方,孙宸宇的微博粉丝是8000多,他说这在嘻哈歌手中数量并不算多,但是他说自己不在乎粉丝数量。“我要的是质量粉”,他说他不想做偶像,不会想要粉丝在微博上疯狂地对自己表白,那是偶像产业下的那一套,他不喜欢。

  孙宸宇在微博上喜欢自称民谣歌手,这当然是玩笑话,“现在说自己喜欢嘻哈的人太多了,你走到哪个地方,都有人很懂嘻哈,那你们都懂,我就不敢说我自己懂了,我是唱民谣的。”

  为了追梦放弃了大学学业

  为了嘻哈,孙宸宇也付出了很多,比如说学业。“我本来是休学,但是休学只可以休一年,后来我们老师问我要不要回去上学,因为不能再休了。我说,那就退了吧。”幸运的是,孙宸宇的父母很支持他,“他们不反对我做音乐,但是不喜欢我说脏话,老是跟我说你不要在歌里说脏话了。”但他又不愿意去掩饰自己,“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不会去伪装。”

  “穷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孙宸宇用了这样的一句话来形容自己这几年的人际关系变化。“我以前的同学,他们知道我玩嘻哈以后,都跑来跟我讲:‘你什么时候来青岛演出,我一定买票支持你’。结果我十月份的演出,发朋友圈都没人理我。但我有一个也是嘻哈歌手的朋友,两个人从没什么名气一直走到现在,他的演出我去帮演从来不收费,他来我的也是一样。”

  2016年底孙宸宇加入了“活死人”厂牌,达到了自己说唱事业的一个小高峰。法老是圈内知名的说唱歌手,孙宸宇和法老的相识始于他发给法老的微博私信,“那个时候家里有困难,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就给他发了很长的一段私信,长到我觉得他应该不会看的,可是他不仅看了还回复我了。”孙宸宇说自己当时真的非常激动,第二个月就跑到上海去看法老的演出,“后来有人骂他,我就写了一首歌骂回去了。法老一看,觉得这个小伙子有潜力,就把我招进去了。”

  嘻哈精神是尊重、爱、和平

  孙宸宇说自己进入嘻哈这一行的时候,中国的嘻哈还是处在一个低谷期。“我本来就没想靠这个赚钱,哪怕今年《中国有嘻哈》火了,这个圈子的钱依旧难赚。现在只有顶层的rapper(说唱歌手)才能舒服地赚钱,而中层和底层的rapper不那么出名的,仅能勉强维持而已。”可是他依旧对中国嘻哈的未来充满信心,“就像今年《中国有嘻哈》火了,带来了一批嘻哈的跟风粉,也许他们明年就会跟着摇滚或其他音乐形式跑了,但是总会有人在了解嘻哈以后,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这个东西,然后留下来。慢慢地这个圈子就壮大了,就会发展得越来越好。”

  嘻哈的内核在于批判,在于对世界的永不服输,这是很多人的理解,但孙宸宇却认为不是这样的,“嘻哈的精神是尊重、和平与爱,嘻哈音乐批判得再厉害,它背后的含义也都是爱。”

  孙宸宇是土生土长的青岛人,对老青岛充满了怀念。他直言青岛的音乐氛围相对较弱,“全青岛的live house就一家,谁来开演出都去那,就算那小,可是也没有地方去啊。”被问及青岛是否对他的创作产生了影响,孙宸宇嘻哈歌手的直率展露无遗,“没有,但是我仍然热爱这座城市,尽管现在它的嘻哈文化依然发展缓慢。”

   [编辑: 李敏娜]

版权稿件,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半岛客户端

相关阅读

青岛歌手 孙宸宇



热门推荐

房产 | 旅游 | 教育

商讯

公告>

频道推荐

山东 | 青岛

互动

社区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