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体验保险调查员的一天 行走在服务与风险的边缘

2013-04-23 17:22   来源: 半岛网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半岛网4月23日消息  电影《偷天陷阱》中,有这样一个情节:荷兰名画家伦伯朗的一幅无价名画在纽约展出时被偷走,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此案是罗勃麦所为,为了拿到证据逮捕这个传奇大盗,保险公司派美女保险调查员维吉尼亚假扮女贼接近罗勃麦……现实生活中,保险调查员的生活状态如何呢?4月18日早6点半,记者跟随保险调查员李中祥赶往即墨,近距离了解保险业基层岗位人员的真实工作情况。

  6:30

  奔波的一天又一天


  

早6点半,李中详忙碌的一天开始了



  李中祥,中国人寿保险青岛分公司市内为数不多的两位调查员之一,凭借着扎实的医学、法律、保险等专业知识,他在这个岗位上已经干了六七个年头。

  “很多被保险人都在胶州、平度、即墨等地,所以几乎天天都得往外面跑。”6点半,这个城市中的大多数人还处于梦乡之中,李中祥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去郊区的话,来回花在路上的时间就要三四个小时,如果不抓紧时间,一天也办不了一个案子。”

  

李中详在分析案情



  说着,李中祥便在车上分析起了案情:2006年,被保险人隋某在中国人寿投保了一份重大疾病保险,2012年又买了一份。2013年3月份隋某的左眼查出长了一个恶性的黑色素瘤,并在青医附院开刀治疗,然后申请保险理赔。李中祥分析后认为这个案件有两处疑点:一是出险时间短,出险时间距离第二次投保不到一年,不排除带病投保的可能性;二就是被保险人与业务员是亲属关系。“我们需要去核实被保险人是否存在带病投保的到的风险。”

  “作为保险调查员,除了需要掌握医学、保险、法律方面的知识,还得懂得察言观色。”在赶往调查地点的路上,李中祥向记者介绍道,有了相应的专业知识,才能了解被保险人描述发病症状是否符合医学常识;学会察言观色,能正确判断被保险人是否隐瞒真相。这些对准确判断案件的真实性来说,缺一不可。

  8:13

  一波三折的调查过程


  

李中详调取被保险人病历时被拒绝多次



  8点13分左右,记者跟随李中祥来到了即墨市人民医院。他告诉记者,很多被保险人会隐瞒自己的健康状况,所以他要做的就是查明被保险人是否有既往病史或是这次的疾病是否是由既往病史诱发的。

  “又因为被保险人家住在即墨,所以假设他身体出现严重不适,一般会第一时间到即墨市的医院就诊。”李中祥告诉记者,因此他要挨家医院排查被保险人诊疗的情况。

  然而,李中祥的调查工作并不顺利,第一家医院以保护患者隐私为由,不愿提供被保险人隋某的病历。为此,李中祥在院方两个科室来回奔波协商了一个多小时,并且表明病历不会挪作他用且有按规定提供了“保险查勘专用介绍信”,也提供了患者住院号,医院才答应为他复印一份病历作为参考。

  “很多人不理解,其实我们的调查也无非是了解真相,让骗保人无可乘之机,同时尽快核实情况也是让被保险人尽早拿到保险理赔金。”采访中,李中祥告诉记者。

  9点45分左右,李中祥拿到被保险人隋某的病历复印件后迫不及待的研究了起来,同时又产生了一个疑点,病历中的隋某患胸腺瘤,与被保险人同名同姓都是即墨市隋家疃的,但两人的年龄不一致,留下的配偶信息也不一致。“这几点在与被保险人面谈中,需要重点进行询问。”

  了解情况后,李中祥又片刻不耽误的赶往即墨市中医院,好在这次相对顺利,李中祥拿着单位的介绍信,很快便调出了隋某的病历,和上一家医院的隋某系同一个人。

  10:50

  因走街串巷被翻烂的地图


  

李中祥查看去往被保险人家中的地图



  从即墨两家医院取证后,马上就要赶往即墨市隋家疃,说着李中祥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地图查看路线。因为常常要走街串巷,这份地图早已被翻烂了。

  由于上午的工作相对比较顺利,不善言辞的李中祥渐渐敞开了话匣子,他告诉记者,其实,他不愿意将自己的工作形容是“侦探”、“探子”,他认为保险调查员也是一种服务,在被保险人发生重大疾病时,调查员代替公司去慰问、祝福或者送理赔金,而不是单纯去刺探隐私。

  “但同时我们也要忠实调查结果。”李中祥说道。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车程,终于到了隋家疃,来到了被保险人隋某家中。

  一进门,李中祥自然的和隋某攀谈了起来。被保险人说道,他眼睛上的黑色素瘤是今年过年之前发现的,嫌过年住院不吉利,一直拖到了3月份才去就医的,先去了县医院看了门诊,大夫说治不了直接转院到了青医附院。

  短短半个小时的交谈,李中祥不动声色的向隋某详细了解了病情、治疗及康复情况,便告辞了。

  回程的路上,李中祥告诉记者,他进村之后,下车好几次,除了问路之外还打听了隋某的情况。了解到,在隋家疃有两个同名同姓的隋某,而患胸腺瘤的是另一个,所以排除了肿瘤转移的可能性。同时观察隋某服用的药物以及康复情况,初步判断被保险人隋某的出险情况属实,下一步,去青医附院核实一下病历即可。

  15:00

  被误解太深的保险行业


  李中祥介绍,在中国人寿的保险理赔案中,大概5%的案件存在疑点,需要调查,需要和被保险人了解案情。但另外95%以上的案件是7天内便可赔付,80%的案件是3天内完成赔付的。

  “但在调查中,还是有很多让人哭笑不得的故事。”李中祥给记者举了个例子,90年代,即墨有个被保险人投了份重大疾病保险,一次性交了一万元保费。2006年,他得了脑中风,当时公司定为:需过了观察期方能确定重大疾病。“我作为调查人员上门了解情况,谁知老人情绪很激动的斥责我们不愿赔偿。”

  同时,老人说在90年代一万元能在即墨买套房子,他用这份钱买了保险,发生了保险事故,保险公司只给赔两万元,他觉得他买这份保险亏了,就干脆把脾气撒在了调查员的身上。

  “脑中风观察期”是指按照条款脑中风后遗症有个180天的观察期,只有在观察期后被保险人是康复还是瘫痪才能有定论,才能确定是否达到条款约定的理赔标准,保险公司理不理赔才能有定论,李中祥给记者解释道。

  类似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李中祥告诉记者,他还曾因为识破骗局被“老乡”围起来不让走;因为常常要去郊区,被很多放养的狗追,甚至有同事被咬伤等等。

  下午3点左右,记者跟随李中祥回程,他告诉记者,今天的工作还没有结束,回到单位,他还要整理被保险人隋某的资料,争取尽快完成理赔,帮他早点拿到理赔金。

  半岛数字记者   [编辑: 王好]

  


分享到

热门推荐

房产 | 旅游 | 教育

商讯

公告>

频道推荐

娱乐 | 女性

互动

社区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