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国的余晖 章高元落寞的胶澳大年夜(图)

2015-01-16 15:15   来源: 半岛网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导语:青岛自建置至今已经两个甲子有余,在这120多年跌宕起伏的历史过程中,一辈辈的青岛人是怎样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过年的,是值得现在的我们去探究一番的。在即将到来的甲午年除夕夜之前,我们将通过一个多世纪中不同时期节点的13幅青岛除夕片段,抛砖引玉的展示出一套青岛过大年的全景图。

  第一篇章:大清国的余晖 总兵章高元落寞的胶澳大年夜

  公元1896年,清光绪二十二年,享国已两个多世纪的大清王朝正在内忧外困的夹击下走在消亡的末路上,上至股肱重臣,下到寻常百姓,谁也看不到这个国家的未来在哪里。这一年的丙申年元旦,大清国被阴郁的情绪笼罩着。

  



    

章高元肖像画

    

  在远离京师纷扰喧杂的胶澳,正在准备迎接过年的总兵章高元守着眼前这湾腊月中的宁静大海,心里并没有多少归属感,作为淮军的一员猛将,绰号“章迂子”的他,大半辈子转战各地,驻守胶澳在他看来只不过是戍海疆效皇命的又一个“人生驿站”而已。

  



    

青岛口村

    

  四年前,章高元奉晚清重臣李鸿章的命令,从登州镇移防新建置的胶澳;两年前,因爆发甲午战争章高元被调赴东北抗敌,虽舍命血战却对注定的败局于事无补;一年前,结束参战使命的章高元回防胶澳,马关条约变成了国人心头割肉的利刃……

  



    

胶澳地区绘制图

    

  肉还是要割的,谁家除夕夜还不吃顿饺子?要过年了,短暂的太平也算是一种慰藉。但章高元此时的心情怕是不会太好,国破之际,家又岂有不亡的侥幸。不过,离着胶澳清军大营不远的青岛口村的村民们不会顾虑这么多,织网打渔乘风出海的平凡日子在一年一年的过着,进了腊月门更得喜庆起来忙活起来,要么挑四九的日子沿着海边一路向东,到热闹的浮山所逛庙会置办年货,要么挑二七的日子赶赶脚力向北而去,到繁盛的李村赶大集卖点儿土产。

  



  彼时还不叫青岛的胶澳,无论在履行军职的外来者章高元看来,还是在祖祖辈辈都在这里讨生活的青岛口土著看来,这里是贫瘠的荒芜的。青岛口村民或许不明白,也不想明白那些云里雾里的国家大事,但即便是总兵章高元也未必就了解他正在镇守的这片黄海之滨的海岸到底有什么战略价值,然而在1896年的除夕夜里停泊在胶澳的俄国军舰应该会让章高元隐隐的有所察觉——这个宁静的小渔村即将登上历史的舞台,一旦被时代的洪流卷入其中,任何人和物都不可能逃逸出来。

  



    

青岛口村的码头

    

  今天的我们已经无从知晓一百多年前的1896年2月13日的除夕夜里,胶澳总兵章高元的年夜饭都吃了什么,他从登州带来的嵩武前营、嵩武中营、广武前营和广武中营四营的兵勇是不是喝高了。喜庆的氛围昙花一现,除夕夜里推杯换盏的章高元不可能知道,就在晚些时候的1896年的8月,德国远东舰队的司令官迪特里希详细调查了胶州湾的军事和经济价值,山东半岛上这片被列强觊觎的海岸将会发展成章高元和青岛口村民都不敢想象的样子。

  



    

最初的前海栈桥

    

  青岛地区与世无争的日子在丙申年元旦过后,已经不可逆转的要被改变了。

  文/孟祥龙  图/来自网络

  [编辑: 董芳]

  

相关阅读

青岛 过年 章高元



热门推荐

房产 | 旅游 | 教育

商讯

公告>

频道推荐

山东 | 青岛

互动

社区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