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会谈:"汉奸三巨头"都没好下场

2015-07-17 14:18   来源: 青岛早报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1938年,日本侵略者侵占青岛后,在青岛犯下了累累罪行,通过残暴手段奴役青岛人民,残害手无寸铁的村民、推行奴化教育、掠夺劳工进行暗无天日的劳作……青岛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坐落于龙山路的青岛市迎宾馆,是青岛德国总督楼旧址博物馆,除了这个身份,不少人并不知道,曾经在这里上演了一场“汉奸丑闻”。这场戏的总导演是日本人,主角是当时的三大汉奸:汪精卫、王克敏、梁鸿志。1940年1月23日至26日,他们在这儿聚会、分赃,最终为成立以汪精卫为首的伪国民政府扫清障碍。那一刻,也成为青岛历史上的屈辱一刻。

  会谈之前

  “三巨头”都是日本人棋子

  青岛市档案馆史学专家吴道林介绍了当年的历史背景,日本帝国主义沿袭在中国东北扶植伪满傀儡的伎俩,先后在华北、华中建立亲日派汉奸政权,妄图实现“以华制华”的政治阴谋。1937年12月,大汉奸王克敏为首的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北平成立,1938年3月,在南京拼凑成了以大汉奸梁鸿志为首的伪中华民国维新政府,并策划南北伪政权合流。

  不过令日本无奈的是,王克敏、梁鸿志都不是国民党要员,政治影响太小,于是将目光转向国民党高层。最初,日本想以亲日派汪精卫一伙在国民党政府中取代蒋介石,最终以失败告终,于是计划把汪精卫从国民党政府中拉出来。汪精卫当时担任国民党的副总裁、国防最高委员会副主席、国民参政会会长,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1938年7月,经过秘密会谈,汪精卫得知日本政府的意图,决心抛开蒋介石单独与日方进行所谓的“和平交涉”。1938年12月汪精卫一伙根据日本事先制定的计划,逃离国民党政府所在地重庆,12月29日汪精卫公开发表投敌“艳电”。自此开始,汪精卫、王克敏、梁鸿志都成了日本左右中国局势的棋子。

  汪精卫是老同盟会会员,怎么会走上背叛这条道路的呢?青岛大学法学院国际关系研究中心教授李广民分析:“汪精卫这个人虽然能力很强,但权利欲望也很强,尤其是他作为元老级人物,在与蒋介石争权夺利中越来越受到排挤。另外,他的性格很怪,非常容易走极端,他的潜意识里就是想尽办法也要得到自己想要的。”

  会谈地点

  四个原因让会谈选择青岛

  城市是历史的记录者,建筑是真相的见证者。重新行走在今天的迎宾馆内,它依然散发着自己高贵的气息。青岛德国总督楼旧址建设于1905年,是由德国建筑师拉查鲁维茨设计,豪华的装饰、典雅的造型,成为“德国建筑艺术在中国”的最高代表。

  正是因为这些,每天来这里参观的游人很多。除了会惊叹建筑的美之外,很少人会注意到一块解读牌上写的字 “小接待室是非正式会见客人的场所,也是总督一家平时小饮的场所”。1940年1月,汪精卫、王克敏、梁鸿志等在此开会,密谋成立汪伪政府。

  为什么三大汉奸要把会谈地址选在青岛,专家分析主要有四个主要因素:这三大汉奸都代表不同的区域,华北、南京、北平,在任何一个汉奸的地盘上开会都会让其他汉奸心里不爽;青岛从地理位置上讲,距离这三个地方都不算远,交通又很方便;青岛当时已被日本人再次占领,有久远的政治影响和经济实力,还在青岛扶植了汉奸傀儡政权,青岛被确定为特别市,成为日本在华北的重点地区、政治中心;此外,当时青岛地区抗战力量相对薄弱,日本侵略者加强统治,这里的社会治安使日本侵略者感到放心,也用歌舞升平的青岛给汉奸们鼓气。

  会谈始末

  全市逮捕300名“可疑分子”

  青岛市档案馆史学专家吴道林对这段历史有过细心的研究,汉奸三巨头青岛会谈,迎宾馆一楼为会谈地点,二楼三楼分别为汪精卫和梁鸿志一行的住处,太平路31号青岛大饭店,为王克敏一行和李守信的住处,李守信是内蒙伪政权代表。为了做好警卫工作,忙坏了青岛市的警察,由伪警察局直接负责,伪局长傅鑫在局坐镇,随时调遣指挥,市南分局因是三巨头会谈和住宿的所在地,全体人员都在警察局内食宿,以备调遣。在三方汉奸到达青岛时,为了预防意外,马路上实行戒严,岗哨林立,较以往“要人”在青岛开会时的紧迫情形更进一层,会谈前夕,还进行了全市大检查,逮捕了300多名“可疑分子”。

  四天会谈做了一场大梦

  从1940年1月23日至26日,为期4天的青岛会谈对日本和汪精卫来说,取得了不少“成果”,但这也只不过是一场美梦而已。1月23日,会谈开始,周佛海代表汪精卫,与伪内蒙联合自治政府代表李守信在迎宾馆举行会谈。双方就“决定今后内蒙地位及内蒙政府与中央政府之关系”,达成两点协议,第一,汪精卫方面承认在蒙疆地区实行高度防共是必要的;第二,内蒙联合自治政府方面,对即将成立的新中央政府给予协力,双方就建立新关系达成一致意见。

  1月24日上午,青岛会谈的最大戏码上演,汪精卫在迎宾馆一楼会议室主持了第一次会谈,说明伪中央政府产生办法及政治纲领等问题。三方达成协议确定新中央政府“以反共亲日和平为宗旨”,明确表示“排除一党专制,建立在全民基础上”,并希望重庆蒋介石政府彻底悔悟。

  1月25日,汉奸三巨头举行第二次会谈,就关于中央政府成立大纲及中央政府的内容进行了具体讨论,确定中央政府由各党派、无党派的各方中央政治局会议为母体,继承前国民政府,政治纲领基于国民政府的旧法统。

  1月26日,会谈还确定3月22日在南京召开政治会议,30日成立国民政府。到此为止三方取得一致意见,表示“一反以往国民党一党专制的情况,网罗各党各派、无党派在全民的基础上,向实施宪政迈进”。至此,汉奸三巨头青岛会谈收场。可以说,青岛会谈使汪精卫集团与“临时”、“维新”等傀儡集团之间达成了形式上的统一。

  权力划分人员安排争破头

  虽然会谈首日气氛融洽,但第二天的现场就像炸开了锅一样,争吵的争吵、拍桌子的拍桌子,这场戏的主题是“分赃”。按照青岛市档案馆提供的记载,当时的现场大概是这样的——汉奸们都到场后,汪精卫首先自荐:“既然要建立国民政府,就要把政权进行合并。在这里面我是职位最高的一位,政府要由我一人统领。”一人统领,那我们的利益怎么办?王克敏当场拒绝。梁鸿志也急了:“不行!”

  众人情绪激动,汪精卫看这场景不好控制,不得不做出妥协。政权问题解决后,人员安排上又出现矛盾,各不相让,谁都想占有优势。另外还做出了十分勉强的决定:在伪国民政府成立后,伪内蒙联合自治政府因为处于防共前线,应予保留;伪华北临时政府因地位特殊改为华北政务委员会,名义上是为国民政府领导;伪维新政府取消合并到伪国民政府。两政府所属的军队由新政权继承,改编为直辖国防军。

  人员安排的讨价还价中:伪国民政府为了争取正统地位,遥奉重庆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为主席,汪精卫任行政院长兼代主席,并设立行政、立法、司法、监察、考试五院和军事委员会,与重庆国民政府基本相同。其中,梁鸿志被任命为监察院长,王克敏被任命为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其他大小汉奸“论功行赏”。

  会谈影响

  汪伪事实上出卖了华北

  1940年1月26日下午,汪精卫在迎宾馆接见中外记者,介绍会谈结果,大言不惭地说:此次会谈乃和平运动之一大进步,新政府当前紧要事务是实现和平,施行宪政。

  伪市长赵琪发表感想,称在青岛举行会谈,是青岛历史上光荣之一页。但与这些论调形成强烈反差的是,日本兴亚院华北联络部部长喜多诚一的一番话,他说:“希望新政权能保障华北的特殊性”,这表露了日本促成此次会谈的根本目的,是要求汪精卫承认华北的特殊性,也就是认可了日本对华北实施的统治。华北政务委员会除对外关系外,在内政各方面采取了基本不受汪伪中央政府控制的自治体制。汪精卫是靠出卖华北召开青岛会谈建立伪中央政权的,这是一次不折不扣的卖国投敌会议。

  中共中央号召全国反汪

  青岛市档案馆史学专家吴道林收集的史料显示,中国共产党对汉奸三巨头青岛会谈的反应十分强烈。1940年1月28日,中共中央号召,在全国范围内的一切有共产党组织的地方,极力扩大反对汪精卫卖国协定的宣传,提出“全国人民团结起来,打倒汉奸汪精卫,打到汪精卫的伪中央”的爱国口号。2月1日,延安举行声讨汪精卫大会,毛泽东、林伯渠同志在会上发表讲话,大会决议声讨汪精卫之流卖国投敌行为,拥护抗战到底。大会愤怒指出汪精卫一伙“附敌叛国,订立卖国密约,为虎作伥,故国人皆曰可杀。随后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各抗日根据地联合国民党抗日派,掀起了一场较之1939年初全国讨汪运动规模更大的讨汪反投降运动,揭露了国民党反动派反共分裂、反动倒退的罪行,掀起了全国反投降、反汉奸、反摩擦的斗争热潮。

  三大汉奸最终下场

  汪精卫:病死后被掘墓

  汪精卫出生于广东三水。幼年接受家塾的传统教育,曾获番禺县试第一名,考取留日法政速成科官费生,赴日留学。其时正是资产阶级革命蓬勃兴起之时,汪精卫加入了革命派行列。1925年,汪氏加入孙中山北上行列,成为著名的孙中山遗嘱的起草人和见证者。随后,成为中国国民党的最高领导人。1940年3月30日,汪伪国民政府“还都”南京,汪精卫出任伪国民政府代主席兼行政院长,成为汪伪政权的主脑。

  下场:1944年11月10日下午4时多,汪精卫因患多发性骨髓肿病在日本名古屋病死,终年62岁。之后,汪精卫葬于南京明孝陵前的梅花山。1946年1月,国民党当局指令工兵部队炸开汪墓,将汪氏棺木连同尸体运往他处火化。汪精卫虽已尸骸无存,但其叛国巨奸之恶名已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王克敏:狱中畏罪自杀

  王克敏原籍中国浙江杭县(今余杭),生于广东,字叔鲁,清末举人。1903年任留日学生监督,后改任驻日使馆参赞。1907年回国后历任直隶交涉使等职。1935年任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抗日战争爆发后叛国投敌。先后任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行政委员会委员长和汉奸组织 “新民会”会长等职。

  下场:抗日战争胜利后,以汉奸罪被逮捕。1945年12月25日在狱中畏罪自杀。

  梁鸿志:以叛国罪被处死

  1937年“七七事变”后,在日本侵略者的策动下,梁鸿志在上海组织维新政府,并担任伪行政院长,卖国投敌。1938年3月28日在南京成立伪中华民国维新政府,任“行政院院长”,后出任汉奸组织“大民会”总裁。

  下场: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梁鸿志携两妾、幼女逃往苏州。10月2日梁鸿志在苏州被捕,随即被押解至上海,送到楚园里作了“楚囚”。在强大的社会舆论指责下,梁鸿志以汉奸叛国罪被判处死刑。11月9日在上海提篮桥监狱被执行枪决,结束了其罪恶的一生。

  ■抗战故事

  独立营粉碎日军大扫荡

  讲述人:彭成谦

  1944年2月,已经是抗战后期,平度县城的鬼子和伪军突然袭击,而我所在的平南独立营奉命押运粮食,最终伤亡很大。当时押运了百余辆运粮车,平南独立营顺利完成任务后十分劳累,就地休息时被枪炮声惊醒,这才发现被敌人包围了。经过1个小时激战,部队撤到3公里以外的大湾附近,借助有利地形才夺回主动权,但伤亡已经很大。由于敌强我弱,指挥员集中火力打开一个缺口突围,二连二排的韩排长冲在最前面,英勇负伤。

  经过激烈的战斗,我所在的这支队伍才突出重围,负伤的轻伤员跟着部队转移,重伤员被当地党组织和群众转移到安全地方。万幸的是,英勇的韩排长虽然伤重,但经过全力抢救,腹部的伤很快康复,并重返部队。

  后来我们才知道,这次遭到敌人包围,是鬼子提前获得情报,把平度城的日军和周边伪军1000余人集合起来,进行了这次包围,而胶东抗日根据地的平南独立营,人数仅不到200人。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独立营依然顺利杀出重围,粉碎了日本鬼子的这次扫荡围剿,取得了最终胜利。

  (彭成谦:在部队历任通讯员、卫生员、班长、军医,曾参加胶州和平度的对日战斗,转业后任职于原青纺医院,1990年退休。)

  本版撰稿 记者 陈珂

   本版图片均由青岛市档案馆提供,本报记者王建亮翻拍整理。

[编辑: 李敏娜]

相关专题: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


热门推荐

房产 | 旅游 | 教育

商讯

公告>

频道推荐

山东 | 青岛

互动

社区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