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丨确诊病例出现之后......我不会“阳性”了吧?

2020-10-19 06:18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79432)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刘笑笑 刘雪莲

“青岛新增3例无症状感染者”。10月11日早上6点26分,李钊被一条手机推送“惊醒”,刚刚入睡没两个小时的他拿起手机扫了一眼,一把把手机塞到了枕头底下:节前不是发现了两例吗?那么多的密切接触者不也都解除隔离了吗?新增3例,有啥大惊小怪的?

那时他还没想到,自己会被这条信息“折磨”这么久。

淡定

李钊的不屑是有根据的。

11日是周日,两天前,他刚过完自己的40岁生日。虽然已经踏入不惑之年,但他对自己的身体健康很有信心:6岁起下地干活,十几年间把田里的农活干了个遍;24岁来青岛工作,25岁跟一帮朋友下海冬泳,坚持了5年;27岁房子装修时,80斤重的鞋柜包装箱,他一口气扛上5楼……

大学毕业那年赶上非典,李钊对那起疫情唯一的记忆就是被封在了学校里,天天和同学们打羽毛球、喝酒。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对他的影响,只是在很多时候不得不戴上口罩。

对自身健康的忧虑、对两次疫情的恐惧,还有这次新增的3例无症状感染病例,所有这一切,好像离李钊很远很远。

但是……

俗话说得好,“‘但是’之前的话,都是毫无意义的”。

李钊的淡定,也仅维持了十几个小时。

11日下午,青岛召开会议,要求全市各级各部门要高度重视,迅速行动,积极开展核酸检测,切实提升常态化疫情防控水平。紧接着,省里也开会了,而且信号更加明确:要立即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全面彻底排查可能的感染者,务必做到从多从快,尽快实现城区人员检测全覆盖。

“全员检测”,足以说明问题的严重性。李钊松弛的神经立马紧绷起来。

焦虑

时针拨回到十一长假前。

早在9月中旬,李钊就和对象赵梅商量,趁这个难得的8天长假,带着家里老大去赵梅的工作地H市探亲。因为工作原因,赵梅一年前被调往H市,时限两年。一个四口之家因此被分成了“二二组合”,李钊和老大留守青岛,赵梅带着老二远赴南方。两人商量着,正好趁这个长假团聚一下。

可计划赶不上变化,9月24日,青岛市在青岛港大港公司定期例行检测时,发现两例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出于安全考虑,老大就读的学校在微信群里发出通知,鉴于疫情防控工作态势,从防控安全及学生个人健康角度出发,十一放假期间,建议学生非必要不离青外出。

最终,买好的机票只能退掉。但是,赵梅想念儿子,绞尽脑汁想出了一个“完美计划”:10月1日李钊独自一人去H市,10月4日他俩一起返青,10月8日她再返回。这样,他们两个人就都能见到老大老二两个孩子,而且还安全。

一切按照计划进行,连意外也是:返回青岛后没几天,一直身体健康的李钊感冒了!

打喷嚏、流鼻涕、咳嗽,一系列的症状接连出现。偏偏,青岛又检出了无症状感染者,而且要全员检测。李钊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是“阳性”了怎么办?毕竟他假期出了省,还坐了飞机,在H市也“接触”了不少人。

青岛市民排队进行核酸检测。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滨 摄

此刻,几十年来的自信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最让李钊担心的,并不是他自己。

10月1日和10月4日,李钊两次坐飞机往返于H市和青岛之间。飞机上,闲来无事的他还特意数了数飞机上的座位:两次坐的飞机属于同一家航空公司,机型相同,经济舱大概55排座位,每排6位乘客,算上机组人员,怎么也得350人了。李钊在想,如果自己“阳性”了,两班飞机上一共700人是不是都得隔离检测?这700人又有多少密切接触者?

不止这些,截至11日,他节后已经工作了3天,身边天天见的同事少说也有三十来人,要是他“阳性”了,密切接触者又是个几何数字,甚至整个单位的工作都会受到影响。

这还不算孩子、孩子的同学、家里的老人……

李钊的头大了。

检测

还有一个让李钊放心不下的,就是8日已经返回H市的赵梅。

不出意料,疫情发生后,所有与青岛有“牵连”的城市很快有了反应,H市也不例外。

12日一早,赵梅刚进公司就接到了人事部门的通知,凡是假期去过青岛的,一律马上去做核酸检测。公司之所以这么紧张,是因为赵梅有一个同事11日晚上刚刚从青岛返回,还有一个12日中午就要抵达。

上午10点30分,赵梅和其他几名从青岛回来的同事赶到公司附近一家三甲医院。

在医院门诊处,他们受到了“特别待遇”:门口增设了服务台,专门负责接收从青岛返回,来做核酸检测的人员。所有人进门一律先测体温,登记抵达H市的时间。五六分钟过后,十人一组的检测小组人数凑齐,赵梅等人跟在穿着防护服的医务人员身后上了电梯,直达三楼的发热门诊,挂号等待核酸检测。

青岛市民进行核酸检测。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滨 摄

赵梅抽到的是70号。在这之前,她又一次接受了体温检测,还填了两张基本信息表。医护人员强调,往返H市的航班号一定要填写准确。

11点30分,终于轮到了赵梅。正式开始检测前,医生详细询问了她有没有感冒、发烧、流鼻涕等症状,得到否定答复后才给她开了单子:血常规、核酸检测、CT,一共三项检测。CT可以不做,但血常规和核酸检测不能少。核酸检测一律是鼻咽拭子检测,两个鼻孔都要测。

之后,排队抽血、扫码上传相关信息、核酸检测,等赵梅拿到血常规检测结果,可以离开医院时,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这时,检测队伍已经排到了100多号。

等待

赵梅的核酸检测做完了,只需要等待6个小时后的检测结果。可在千里之外的青岛,李钊仍在忍受着感冒药带来的困扰。因为症状一直不见好转,之前很少吃药的李钊,“莲花清瘟”“三九感冒灵”都吃上了。他素来对感冒药里嗜睡成分敏感,吃完药后整天都晕头转向的,唯一的欲望就是睡觉。

12日,李钊请假。他不敢再去上班了,担心自己真的“阳性”了,更多的,是怕自己的状态会给同事的心理造成不良影响。一整天,他几乎全部躺在床上,连饭都没吃。所有的时间几乎全用来睡觉,醒了就喝水。

当天,青岛的全员检测正式开始,每次从昏睡中醒来,李钊就在手机上翻看各种来源的信息,心情就像密密麻麻的等候检测的人群一般,纠结煎熬。

13日,赵梅的核酸检测结果出来了:阴性。这多少让李钊的心里添了一分平静。

也许是休息了一天的缘故,李钊的感冒症状减轻了许多,如果不说话,简直就是一个正常人——他的嗓子哑了,根据他的经验,这是病情向好的信号。中午12点半,李钊排队两个多小时后,在小区的检测点里接受了核酸检测。

下午,他返回了工作岗位。他想工作,想和同事们并肩战斗:汶川地震的时候如此、北京奥运的时候如此、年初疫情胶着的时候也是如此。他不想在工作需要他的时候,当一名“逃兵”。

可他仍是小心翼翼的,因为他只是做了核酸检测,并不意味着肯定不是“阳性”。他想尽快知道自己的检测结果,好能无所顾忌地干活、说笑。

赵梅告诉他,接受检测之后,可以在健康码页面下方查询自己的检测结果。

可是他一查,页面显示“核酸检测结果需做完2至3天后方能查询到,请您耐心等待,或直接到检测机构查询”。

青岛如此大规模的全民检测,各种信息录入,都需要更长时间。

“没人找你就没事儿,有事儿24小时内肯定有人找你。”同样查不到检测信息的同事们,互相开着玩笑。

一天过去,没人找,李钊放心了些。他已经习惯时不时拿出手机,找出自己的电子健康通行码,然后点下面那行“核酸检测信息查询”的小字,等待一个让自己最终安心的结果。

 (文中李钊、赵梅为化名)



新闻周刊丨吾心安处

新闻周刊丨青岛5天奏响“红白蓝交响曲”

新闻周刊丨确诊病例出现之后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