聋哑儿不肯偷窃遭暴打 全身受伤惨不忍睹(图)

2009-11-18 05:45   来源: 半岛网-城市信报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手上留下伤痕



  

母亲伤心地看着儿子。



  11月11日,天很冷,胶南一位村民听到了哭的声音,顺着这个声音传来的方向寻找,在一个离村子很远、很偏僻的水库大坝上,看到一个人。他全身是伤,鲜血直流,也不会讲话,天那么冷,他穿得很单薄,一直在打哆嗦。

  110赶到后就让他写家里的电话。这孩子当时都快不行了,他跪在那里支撑着用嘴含着笔写出了家里的电话--一个四川的号码。

  母亲接到了医院的电话。医院对她说,这个孩子的左手不行了,估计得截肢。母亲何秀英一听就慌了,“这个孩子本来就已经又聋又哑了,如果再把他的手给截了,那孩子的后半生可怎么办啊?”11月14日,母子在四零一医院重逢。

  10月20日  甘宇从四川离家出走

  11月17日,四零一医院。医院手外科八楼病房36床上躺着一个19岁的聋哑男孩,他叫甘宇,19岁,来自四川省南充市。病床旁边站着一位面带倦容的中年女子,她叫何秀英,46岁,是甘宇的妈妈。

  甘宇半岁的时候,因为打针吃药失误导致了耳聋,后来再也没有治好过,因为听不到,他也无法说话,成了一名聋哑人。他好玩爱动,上聋哑学校上到六年级后不读了。但是他为人耿直,是个安守本分的孩子。何秀英从未担心过他会做什么坏事。几个月前,他原来的工作没有了,一直闲在家里。何秀英就开始忙着四处为他找工作。可10月20日,甘宇却离家出走了。何秀英回忆说——

  —他们聋哑人平时都有自己的圈子,甘宇在家闲着的时候,除了上上网、聊聊天,就是和他的那些朋友一起出去喝茶、打牌。他这个人虽然贪玩,但是很老实,把外面认识的人都当成是好朋友,人家说干吗,他就会跟着人家去。所以,我想他肯定是被他外面的一些朋友给带出去了。他走的时候,一分钱也没带,也没给我留什么消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找他,没办法,我报了案后,就只能在家里上网等着他,看看会不会在他上网的时候碰到他。

  在他走了三四天之后,我就看到他的QQ 上线了,IP地址显示是在重庆。我赶紧跟他说话,问他“你是甘宇吗?你现在在哪里?”没想到对方不给我回话,反而要跟我视频,视频一开,对方一看我,就关掉了窗口。趁着那一分钟的视频,我看到聊天的那个人不是甘宇,是一个30多岁的男的。

  从此以后,甘宇又断了音信。何秀英想不到他们母子的再次相见,竟然就是在医院里了……

  11月11日  聋哑儿撕心裂肺哭着求救

  胶南灵山卫开发区派出所110民警跟何秀英讲,他们是这样发现甘宇的——

  —那天天很冷,有人突然听到了一个人哭的声音,哭得很大声。然后他们就开始顺着这个声音传来的方向寻找,在一个离村子很远、很偏僻的水库大坝上,看到了一个人。他全身是伤,鲜血直流,也不会讲话,天那么冷,他穿得很单薄,一直在打哆嗦。后来,有群众就报了警。110赶到后就让他写家里的电话。这孩子当时都快不行了,身上伤得那么重,天还那么冷,他还跪在那里支撑着用嘴含着笔写出了他爸爸的电话。110的人立刻帮他联系家人,把他送进了医院。

  何秀英说,讲述的民警都一个劲地说,这个孩子可有毅力了。要是他不一直叫,那里离村庄那么远,估计都会死在那里了。当时被打得那么严重,还能坚持写下电话,他还真是厉害。

  11月12日 “千万别锯孩子的手”,母亲往青岛赶

  1月11日下午6点多,何秀英一听到这个消息,全身都麻了,因为家里还有个老二在上学,她和丈夫商量了一下,决定带着四千多块钱,自己一个人先来青岛看看是怎么回事。她说,自己的脑海里当时满是疑问,甘宇怎么会到青岛的?甘宇怎么被人打了?怎么被人打成这样?她迫不及待立刻去买了火车票,12日一早赶到了成都,准备搭乘下午的火车到青岛。

  在候车室等车时,她接到了医院的电话。医院对她说,这个孩子的左手不行了,估计得截肢。何秀英一听就慌了,“这个孩子本来就已经又聋又哑了,如果再把他的手给截了,那孩子的后半生可怎么办啊?”何秀英说那一下午她都在不停地打电话求医院和110民警能帮帮忙,千万别锯孩子的手,不行就给他转院吧。终于,在她到达青岛前,甘宇被转到了青岛市解放军四零一医院。何秀英听到后,不管周围那么多人看着,大哭了起来。

  他们让甘宇偷东西甘宇不去遭暴打

  14日下午5点多,何秀英终于到达青岛,她打了个车直奔医院。虽然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但真真切切见到甘宇的伤势,她还是惊呆了:甘宇的两只眼被打得像熊猫一样,眼骨肿得高高的,都找不着他的眼睛在哪里了。左手中间一个洞,插着棉签,左手腕往上部分都缝着针,右手手跟翻过来背面往上有一块已经一点肉都没有了,连甘宇的脚上都有些淤青,不知道被打到了哪里。

  何秀英看到后,抱着儿子号啕大哭。甘宇虽然说不出话,但是也死死地靠着妈妈,跟着一起哭。两人谁也没想到,母子俩的重逢竟然会是在这样的一个大劫之后。儿子一会张着嘴比画着喊“爸爸”,一会用头给她示意他的两只手受伤了,她一看更是泣不成声,他这段时间都是怎么过的啊!

  “我想了他会受伤,但真没想到会伤这么重,你说是谁那么狠把他打成这样?!”何秀英当时就哭着问儿子,“他们为什么要打你?”儿子手已经不能动了,就用脚在墙上或者就用嘴含着笔一笔一画地写,有时要写上几遍,何秀英终于看懂,甘宇跟她说的是他们没钱了,要吃饭,就让甘宇去偷东西,甘宇不去,他们就把他暴打了一顿!

  何秀英边讲边擦眼泪,“甘宇人很耿直。原来在学校里和同学打赌,赌输了要给钱,他同学说没有钱就用刀子在自己胳膊上划一个口子,他就真的自己拿刀片划了。我从小也教育他,你可千万不要做坏事,像他这样的孩子,肯定不会去偷东西的。那天110的民警来看他,又问了他几句话。问他是被谁打的,他说是××;问是用什么打的,他说是用钢管;问是不是一个人,他摇摇头说不是。”

  “知道那些人是骗你的了吧,知道他们不是好人了吧?”何秀英问甘宇。甘宇点点头。“我原来说他都不信,现在就点头了。”何秀英说,“有一次我拿着小镜子让他看自己眼睛上的伤,他气成那样,咬牙切齿的样子。”

  手术费五六万如拖着不治,可能要截肢

  因为甘宇伤势太重,医生建议立刻手术。但是,何秀英来时带的四千多块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刚来这边 ,什么都不懂,花钱的地方特别多。还有之前甘宇的花费,我已经交上去三千块左右了,还有平时其他的花销,钱很快就花光了。”何秀英为难地说。

  现在的她,自己一个人身在外地,身边没有一个亲人。为了省钱,她都没舍得付个床位费,每天只能趴在甘宇的床边睡一会。平时水果什么的也舍不得买。甘宇的手还等着做手术,医生说第一次至少也要五六万块钱。15日,何秀英抽了个空,用公用电话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说着说着就哭了:

  我问老公怎么办,医院说要五六万块钱?老公说能怎么办?我在家也就凑了五六千块钱,要不你把他给弄回来吧,咱在那里治不起,连我姐姐什么的都这样说。但我问了医生,他们说像甘宇现在的情况,回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一是天气太冷,二是他的右手现在血脉已经不通了,万一到时崩断了,他的手接着就黑了,到时就必须截肢了。我怕还不到家里,路上就出了事,我一个人怎么弄啊?

  何秀英最后告诉记者,她其实最希望儿子能在青岛治好病之后再回家,因为甘宇的胳膊急着手术,等的时间越长,越有被截肢的危险。但是如果真筹不到钱,她只能花几百块钱把儿子送回家再说了。“到家后,就去我们那里的小医院看看,毕竟小医院钱收的少点。”何秀英边说边在一边无奈地抹眼泪。

  此时,甘宇也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似的,转过身来,直直地看着何秀英和记者,然后嗷嗷地喊了两声,像是在表示抗议。病房里其他人都出去吃饭了,安静的房间里,甘宇的两声嘶吼在慢慢回响,听起来是那样悲愤和凄凉……

  文/记者 李楠 图/记者 李隽辉  

  

   (来源:半岛网-城市信报) [编辑: 郭新举]

昨日热点:

想在聚豪大厦上班先交200元电梯维修费(附图)

深夜独行女子遭遇歹徒 脸上挨4拳还被抢走包

中介操作阴阳合同 导致二手房均价5618元(表)

200人电子驾考仅6人通过 新规则教练都没掌握

雅阁轿车失控爬上电线杆 司机爬出车外"消失"

青岛女性十大期待揭晓 免费妇科检查居首位

液化气悄然涨价 15公斤装民用液化气涨至90元

民营加油站打出优惠牌 每升汽油便宜0.22元

第三方测温工作未启动 测温记录可作退费凭证

-0.8℃创入冬最低温 18日气温将开始略有回升

版权稿件,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半岛客户端

相关阅读

聋哑 李隽辉 李楠



分享到

热门推荐

房产 | 旅游 | 教育

商讯

公告>

频道推荐

娱乐 | 女性

互动

社区 | 博客